愛滋病(HIV)事後投藥(PEP)費用 - 阻斷愛滋感染達99%成功率

什麼是愛滋病(HIV)事後投藥 (PEP)香港?

愛滋病(HIV)事後投藥, 亦稱暴露後預防性投藥, PEP, 是指於疑似接觸HIV病毒後透過抗病毒藥物去減低感染HIV風險的措施,從而阻斷愛滋病毒感染1。成功率高達99%以上5-6,但必須於暴露後72小時內進行,並完成28天的PEP療程。

香港愛滋病事後投藥(PEP)費用

PEP價錢:$12,850

價錢已包括:

  1. 醫生診斷費用
  2. 10項測試(第1日及第45日所需的檢測費用)
  3. 原廠28日藥物(每日一粒,Biktarvy®)。

開始PEP療程第1日

*國際指引:服用PEP療程前,必須進行愛滋病測試,以確保沒受感染。肝炎檢查以確認服用者的身體是否合適。

PEP療程第45日


特別營業時間(非正常營業時間),需要額外$1000的醫生諮詢費用。

  • 星期日:12:00pm - 4:00pm

怎樣使用愛滋病(HIV)事後投藥?

PEP必須於疑似接觸HIV病毒後72小時內開始,最好能於幾小時內開始。越早開始PEP治療,PEP的成功率會越高。使用者必須完成整個療程(28日)方能達到最高保護。PEP藥物必須經由醫生處方並不能自行購買。 2

研究說明不建議患者於72小時後才開始接受PEP療程,因為有機會已經出現感染,如果因完成療程後停藥,體內病毒出現反彈或發展出抗藥性的風險會增加。 3

[Elliot DeHaan et. Al, Post-Exposure Prophylaxis (PEP) to Prevent HIV Infection, 2020]

愛滋病事後投藥(PEP)如何發揮作用?

當接觸到HIV病毒後,病毒會於入侵點附近開始進行複製。如果能於72小時內接受PEP療程,病毒會被抑制並停止擴散,所以能有效預防HIV感染。如沒有或未能及時接受PEP治療,病毒會不受控制並於48至72小時內擴散至附近的淋巴結,於72至120小時內進入循環系統,引致HIV感染。

研究顯示PEP藥物對HIV感染的預防能於:

  • 直腸接觸:療程開始七日後開始有效
  • 陰部或血液接觸:療程開始後七日開始有效,最佳藥物濃度會於20日後左右出現 4

誰人需要使用PEP?

曾有高風險行為的人士應考慮接受PEP治療以防HIV感染:

  1. 曾與HIV陽性或感染狀況不明的人進行不安全性行為
  2. 於性行為中安全套破裂或脫落
  3. 高危群組: 包括男男性接觸人士、跨性別人士、藥物注射使用者及性工作者
  4. 曾與HIV陽性或感染狀況不明的人共用針筒
  5. 性侵受害人

以下情況有更高的HIV傳播風險:

  • 對方是初期或後期的HIV患者
  • 對方的HIV病毒載量高
  • 對方並沒有接受抗病毒治療
  • 對方沒有割包皮
  • 陰部或肛門部位出現潰瘍
  • 陰部或肛門部位出現傷口例如有粗暴性行為或性侵引致
  • 口腔出現開放式傷口或潰瘍
  • 曾發生血液交換,例如共用針筒

愛滋病事後投藥(PEP)的成功率

如果正確服用藥物,PEP能有效預防HIV感染,但並不是100%有效。研究指出PEP療程可於職業性暴露中有效預防81%的HIV感染。 在透過性行為接觸HIV病毒的情況下,PEP能有效預防99%以上的HIV感染。5-6

[A case-control study of HIV seroconversion in health care workers after percutaneous exposur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Needlestick Surveillance Group]

PEP療程失效是有可能的,患者應於療程完結後三個月進行HIV抗體檢查去確定自己並沒有受HIV感染。

PEP的有效性

PEP是有效的,如果:

  • 於疑似接觸病毒後72小時內開始,最好能於24小時內開始療程
  • 完成整個療程(沒有出現延遲或缺少服藥)
  • 停止進行高危性行為

PEP的有效性會受以下因素影響:

  • 太遲開始治療
  • 不正確或不定時服藥
  • 沒有完成整個療程(少於28個連續日)
  • 療程中繼續進行高危性行為
  • 療程中使用安非他命等藥物或酗酒影響判斷能力,除影響正常服藥次數及時間內亦會增加發生高危性行為的機會

愛滋病事後投藥(PEP)的副作用

PEP藥物對沒有HIV感染的人群是安全及只有極少量的副作用,抗病毒藥物對孕婦是安全的,並不會增加嬰兒出生缺陷的風險及影響懷孕。[AIDSinfo 2017], [CDC 2016]

常見的副作用包括:疲倦、噁心、嘔吐、頭痛丶胃痛、腸胃脹氣及肚瀉。

大多數症狀會於療程中逐漸消退,而且大部份症狀都可用藥物治療及非致命的。

PEP療程是每日一次vs每日兩次?

現時有兩款PEP療程方案可以選擇,每日服藥一次或每日服藥兩次,請向醫生查詢最適合你的藥物方案。

每日服藥兩次的療程包括每日服用一次正廠Truvada或其仿製藥物,搭配每12小時服食一次的Raltegravir (RAL),相比每日只需服用一次的藥物方案複雜。研究指出接近25%使用每日服用兩次療程方案的使用者曾出現漏服藥物。 同時另外一個研究指出92%每日服用一次療程方案的使用者能完成整個療程,顯示每日服藥兩次療程方案的堅持服用率比較難達成,從而有可能影響PEP的成功率。7

Elliot DeHaan et. Al, Post-Exposure Prophylaxis (PEP) to Prevent HIV Infection, 2020

PEP療程前及療程後的測試

開始PEP療程前必須接受HIV檢查,如拒絕接受初始的HIV檢查, 你將不會獲發PEP藥物。

日期事件
N疑似接觸愛滋病病毒,有感染風險
N天+72小時內聯絡Urban Medical查詢PEP療程
開始PEP(第1天)

經醫生評估後可進行PEP療程,即時進行血液檢測

  • 愛滋病病毒p24抗原抗體測試
  • 乙型肝炎表面抗原測試
  • 丙型肝炎抗體測試
  • 肝功能檢查
  • 腎功能檢查

血液檢測顯示可進行PEP療程,並處方藥物。

PEP第28完成整個PEP療程
45

抽血進行覆檢

  • 愛滋病病毒p24抗原抗體測試
  • 梅毒抗體測試
  • 梅毒血清測試RPR
  • 乙型肝炎表面抗原測試
  • 丙型肝炎抗體測試

當PEP療程開始後,建議檢查以下項目:

  • 肝功能及腎功能(藥物可損害腎臟)
  • 乙型肝炎感染狀況 (藥物會抑制乙型肝炎,停藥後可引致病毒反彈並導致乙型肝炎惡化)
  • 其他性傳染播感染,包括衣原體淋病梅毒,因為性傳染病通常會與HIV出現共同感染
  • 當完成PEP療程之後,患者應於疑似接觸病毒(day0)後的45日進行HIV p24抗原及抗體檢測,如有需要可於90日後進行HIV抗體快速測試(費用$290)。

Ref: Post-Exposure Prophylaxis (PEP) to Prevent HIV Infection. Elliot DeHaan, MD, Lead Author, on behalf of Medical Care Criteria Committee of the New York State Department of Health AIDS Institute (NYSDOH AI). Baltimore (MD):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2020 Jun.

血液中的抗病毒藥物成分於療程間能抑制及減少病毒複製,導致HIV RNA含量降至未能偵測的水平,所以並不建議於療程中及療程剛完成後的數日至一周內進行HIV RNA檢測,強行檢測有機會出現假陰性結果。英國及紐約有關當局的PEP療程指引, 均建議療程後應選擇進行HIV p24抗原及抗體測試。

接受PEP療程的人士亦有着較高感染其他性傳染病的風險,故此亦建議患者於療程結束後一併進行乙型肝炎、丙型肝炎、梅毒及其他性傳染疾病的檢查。

PEP注意事項:

  • PEP只適用於緊急情況
  • PEP只會向疑似曾接觸HIV病毒的人士提供
  • PEP並不是作為其他預防HIV感染方法的代替品
  • PEP並不適用於持續疑似接觸HIV病毒的高危人士
  • 如果有持續疑似接觸HIV的風險,建議可與醫生討論使用PrEP的可行性

HIV感染並不能治愈,所有人士不應過分依賴PEP, 因為成功率不是100%。持續及正確使用安全套是預防性傳播疾病及HIV的最佳方法。

(REF1: Post-exposure prophylaxis after non-occupational and occupational exposure to HIV. 2nd ed. Darlinghurst (AU): ASHM; 2016.).
(REF2: Kuhar, D. T., Henderson, D. K., Struble, K. A., Heneine, W., Thomas, V., Cheever, L. W., ... & Panlilio, A. L. (2013). Updated US Public Health Service guidelines for the management of occupational exposures to 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and recommendations for post exposure prophylaxis. Infection control and hospital epidemiology, 34(9), 875-892.)
(REF3-4: Elliot DeHaan et. Al, Post-Exposure Prophylaxis (PEP) to Prevent HIV Infection, 2020)
(REF5: Cardo DM, et al. A case-control study of HIV seroconversion in health care workers after percutaneous exposur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Needlestick Surveillance Group.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1997;337(21):1485–90)
(REF6: Thomas, R., Galanakis, C., Vézina, S., Longpré, D., Boissonnault, M., Huchet, E., ... & Machouf, N. (2015). Adherence to post-exposure prophylaxis (PEP) and incidence of HIV seroconversion in a major North American cohort. PLoS One, 10(11), e0142534.)
(REF7: Mayer KH, et al. Raltegravir, tenofovir DF, and emtricitabine for postexposure prophylaxis to prevent the sexual transmission of HIV: safety, tolerability, and adherence. J Acquir Immune Defic Syndr 2012;59(4):354-359)
(REF8: Valin N, et al. Evaluation of tolerability with the co-formulation elvitegravir, cobicistat, emtricitabine, and tenofovir disoproxil fumarate for post-HIV exposure prophylaxis. BMC Infect Dis 2016;16(1):718)

聯絡我們

地點

聯絡方式



營業時間